可達鴨為誰做了嫁衣?

科技資訊 (78) 2022-07-06 18:37:41

  
撰文/翟子瑤
編輯/李可馨
題圖/IC Photo

  讓王珂沒想到的是,居家隔離期間,卻因為可達鴨的爆火,忙了起來。

  最近他在代工廠和訂購可達鴨的客戶之間周旋,一邊充當“微商”的角色,一邊成了代工廠的遠程“監工”,隨時注意工廠的生產進度和質量。山寨代工廠難免會出現瑕疵,他只需要讓工廠的失誤降到最低,并談妥一個讓客戶接受的山寨可達鴨的價格。

  炎夏難捱的疫情封控與居家隔離,任何在家能輕松完成的娛樂項目,都容易讓成年人獲得滿足。雙手交替舉手的可達鴨,成為大小孩們的快樂,甚至是值得炫耀的社交貨幣。

  可達鴨一時間在二手平臺上賣到1000-3000元不等。然而在1688上搜索發現,來自浙江義烏的可達鴨們只需要100元左右。這讓代工廠和“微商們”看到了突如其來的商機。

  01、“萬年老二”上位

  相比于皮卡丘,可達鴨是“萬年老二”的配角,在寶可夢 25 周年投票中,可達鴨擠不進前 30,衍生品宣傳中也總是站不到 C 位,可愛卻很難上位。

  而跟肯德基聯名后,可達鴨終于揚眉吐氣了。

  “皮卡丘可愛和我可達鴨忠愛粉有什么關系?可達鴨可以放歌,可以跳廣場舞,甚至兩手一高一低還能傳遞信息。這哪里是你皮卡丘可以比的?”

  “可達鴨補貨可達鴨補貨可達鴨補貨可達鴨補貨”

  這些都是去肯德基買可達鴨的消費者發出的真實聲音。

  讓可達鴨爆火的或許不是IP本身,而是可讓用戶二度創作的設計。

  周大生珠寶、潔麗雅、LOVO樂蝸家紡等品牌也曾與可達鴨聯名,推出過首飾、毛巾、四件套等產品,并沒有讓品牌出現爆火的效果。

  在平行時空文創科技創始人韓冰看來,可達鴨這次之所以出圈的關鍵在于用戶的二度創作可以在社交媒體上形成更強的傳播,可達鴨不僅是個玩具,而是用戶在疫情期間表達情緒的出口。從普通用戶尋開心到網紅蹭熱點流量,都讓大家瘋狂購買可達鴨,形成了較強的傳播周期。

  可達鴨放著音樂跳著廣場舞,結合音樂盒魔性的音樂和小手一上一下的規律擺動,有人在上面寄托愿望——“我要發財,我要解封,我要出門,升職加薪”等各種心愿都在可達鴨一搖一擺的手中帶給了大家快樂。

  饑餓營銷依然是肯德基屢試不爽的套路,只有少數消費者可以買到正版,又給黃牛和山寨代工廠創造了商機。當人們對肯德基的熱情散去,更多的注意力又放在了可達鴨玩具本身上。

  02、從中牟利的山寨代工廠

  王珂在疫情的工作空檔期發現了可達鴨供不應求的現象。他在幾個代工廠的群里尋找在一周內可以生產可達鴨的工廠,借此在朋友圈賣貨。

  據王珂介紹,這樣的“生意”具有隨機性。往往是臨時有了玩具需求時,恰好有代工廠在這段時間剛好也有空余時間生產玩具。他們便會組建一個小團隊,把正版玩具買到手,然后開模,自主生產,再批發售賣。運氣好的時候,他們大概率可以小賺一筆。

  批發商、零售商、代工廠之間可以以中間商賺差價的方式,在每個可達鴨中賺5-10元不等的差價。至于朋友圈的“微商”,王珂透露大約每個可達鴨可賺到20元左右。

  當然,山寨的玩具避免不了會出現瑕疵。比如在可達鴨左右轉動的時候會出現“抖一抖”的動作。由于配件質量難以保證,可達鴨在左右擺動的過程中,會在中間或者兩邊出現停頓的情況,明顯是山寨工廠的產品。

  
▲山寨可達鴨在左右轉動時出現“卡殼”情況,受訪者供圖

  代工廠方面透露:“從拿到可達鴨再到開模,組裝零件、上色,基本一周時間就能出貨,有限的時間內出現做工上的瑕疵也很正常,而問題大多出現在可達鴨轉動過程中出現的卡頓情況。”

  然而,大多數的大小孩兒們并不在意玩具抖一抖的翻車現象。對于大部分用戶來說,拿到可達鴨發個朋友圈開心一下即可,至于是不是正版或者山寨,他們并不在意。

  平行時空文創科技創始人韓冰告訴我們,可達鴨出圈與冰墩墩類似,當市場供不應求時,消費者想買正版買不到,山寨代工廠可以滿足他們時,山寨就會被大眾所接受。

  王珂透露,購買可達鴨的潛在客戶群體主要有三類:一是想要拍視頻的網紅,二是在直播間做活動把可達鴨當贈品的帶貨主播們,三則是圖一時開心想要在社交平臺上分享可達鴨視頻的普羅大眾。

  “尤其對于希望把可達鴨作為直播間作為贈品的帶貨主播們,會花幾千塊買一個正版的可達鴨,而在后續給消費者的贈品中便用山寨產品充數。”

  王珂告訴我們,根據市場需求的變化,工廠訂單量會有所起伏,但目前累計數萬只的訂貨量還是有的。

  當然,可以相見的是,當可達鴨火極一時之后,未按需生產的囤積,必然引發難以消化的庫存問題。而在娛樂與商機之間,也存在著法律風險。

  有律師對此分析道:“在交易過程中,經營者還需對所交易之可達鴨的狀態、質量、瑕疵情況等進行全面客觀的描述,對于收到商品不滿意且未影響二次銷售的消費者,還應保障其七天無理由退貨的權益。”

  “若經營者存在欺詐行為,如可達鴨質量與其描述嚴重不符,可達鴨規格與宣傳差別巨大的,經營者還應當向消費者承擔賠償責任,賠償金額為購買價格的三倍,若加倍金額不足五百元的,賠償金額為五百元。如果價格確實過高,嚴重違背生產經營成本和市場供求狀況的,還可以適用價格法等規定進行約束和管制。”

  03、活躍在朋友圈的代拍交易

  “可達鴨視頻一條5元,文案自擬,可重拍,不退貨,首批接單50條,兩天內交完。“

  這是拿到可達鴨玩具的用戶活躍在朋友圈的“交易”。可達鴨的買家在這過程中發現了代拍代錄小視頻的商機。

  
▲某電商平臺同樣存在代拍視頻業務,氫消費截圖

  私人定制的可達鴨小視頻,包括文案定制、可達鴨的搖擺方向。據了解,買這類小視頻的主要有兩種客戶,一種是蹭熱點,增加流量需求的網紅們需要可達鴨視頻在社交媒體傳播,另一種則是普通用戶,把可達鴨當作社交貨幣一樣在朋友圈分享。

  王珂透露,類似代拍視頻的業務,并不是可達鴨催生出來的現象,冰墩墩等其他周邊出圈時,同樣也出現了代拍業務。

  而可達鴨這次二度創作的模式,與黑人喊話在國內各大社交平臺上走紅的玩法如出一轍。

  2015年天津塘沽大爆炸時,一名叫威哥的天津網友收到了他的一位遠在非洲工作的朋友發來的一張照片,一位非洲小孩舉著一張A4紙,上面寫著“天津加油”的字樣。威哥看到后深受感動,并將其上傳至貼吧之中,引起各方網友的注意。

  隨后,陸續有網友私聊威哥,想以同樣的形式,寫上幾句祝福送給身邊的親友。隨著需求不斷增加,威哥意識到這是一門既有創意,也算善舉的生意,便慢慢將資源整合起來,開了一家專門接單的黑人喊話網店。

  當這類需求增加和運營模式成熟后,這種業務就已經形成一套成熟的產業鏈,在電商平臺上呈現百花齊放的姿態。

  消費者只要在國內的電商平臺上搜索“外國人”、“喊話”、“祝福”等關鍵詞,就能找到各種類型的隔空喊話,根據價位的不同,這些喊話的外國人也能提供喊話以外的表演。賣家只需要在下單后將要說的文字發送給店家,店家便能組織團隊拍攝對應的視頻。

  歷史不會重復,但總在押韻。

  可達鴨這次就成為動漫IP版本的隔空喊話。而此次參與生產的代工廠、批發商、零售商中,也不乏有此前生產冰墩墩代工廠的團隊。雖然有后期貨物囤積賣不完的風險,但他們還是希望在消費者的熱情褪去之前,撈一桶金。

  作為文創行業正版IP的授權方,韓冰對此也是“哭笑不得”,消費者對于衍生品的熱情對行業是極好的,但卻衍生出了更多的山寨工廠從中牟利,讓他很無奈。但無論如何,當消費者的需求熱情,不斷催熟衍生品行業規范時,正版授權的衍生品公司才會迎來更多機會。

THE END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