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碧水丹山 武夷茶香飄四海

茶資訊 (52) 2022-07-07 18:45:58

武夷山的山水是如此之美,更飽含著文化的雋永氣息。這座名山已入選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

武夷山的茶名氣更響:這片郁郁蔥蔥的山川是中國烏龍茶和紅茶的發源地,大紅袍為代表的武夷巖茶“實甲天下”,其制作技藝是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

武夷山的自然保護區也意義非常:保存了地球同緯度最完整、最典型、面積最大的中亞熱帶原生性森林生態系統,被譽為“世界生物之窗”……

身居福建省西北部的武夷山是如此豐富精彩。在“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福建,武夷山走出了一條特色鮮明的“山地經濟”發展之路——依托良好的生態,不僅發展了富民的旅游產業,也騰飛起了綠色的茶產業,在產業升級的今天,更著力描繪著創意產業的藍圖,讓悠悠書香、濃濃古韻引領這片山水,邁入更絢麗的明天。

提升旅游產業

這座城因山而興盛

如果沒有發展旅游,武夷山市仍然是一座小山城。現在,這里已經崛起為閩西北、閩浙贛交界的現代立體交通樞紐,未來還將建設成國際性旅游度假城市

“我算是真正嘗到‘旅游飯’的甜頭嘍!”滿臉笑容的余家發今年60歲,他的旅游餐飲從夜宵攤開到農家餐館、再升級為現代化的美食城,生意越做越火。他的成長歷程也正是武夷山旅游經濟發展軌跡的縮影。

老余是武夷山腳下公館村土生土長的農民。“1986年設立武夷山度假區,我們村在規劃范圍內,就把老房子拆了,整出7間店面。當時,村里的房屋差不多都辦起了旅社和飯館。”

隨著旅游生意越來越好,老余帶著大兒子嘗試在自家門前鼓搗起夜宵攤子,一年掙了2萬元。“1998年,我們開了小魚兒酒家!生意好得很。”3年后,小兒子到武夷山市里也開起了餐館,老余當上了“總指揮”,打出了“美食城”的旗號。現在,老余在度假區和市里各擁有一座四層“世紀福酒樓”,員工120多人。

像老余這樣,靠著名山搞旅游而富起來的農民還有很多,而旅游帶給這座小山城的變化更大。

“武夷山市原名叫崇安縣,過去一直很封閉。是改革開放讓這片閩北的大山釋放出了新的光彩。”武夷山市旅游局局長季和賓說,“1982年,武夷山成為首批全國重點風景名勝區,1989年崇安縣改名為武夷山市,以名山立市,以名山興市在這里表現得十分突出。”

發展旅游,給山區破解了交通瓶頸。“別看我們這個小城藏在大山深處,卻是國家一類航空口岸,全國首批對外開放縣市。1994年武夷山機場通航,如今航線達28條,旅客年吞吐量達50多萬人次。”季和賓說。

來往頻繁的人流讓山區人民打開視野,觀念更為開放。現在,武夷山旅游節、茶博會等大型節會活動已經成為武夷山和閩北對外開放的重要平臺。

在堅持“旅游為主、工業為輔”發展方向的武夷山市,以旅游為主的第三產業占地區生產總值的一半,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六成以上,拉動經濟增長近10個百分點。

“旅游業解決了幾萬人就業,帶動了其他產業發展,帶來了城市發展巨變,但離建設海峽西岸經濟區所要求的國際性旅游度假城市還有一定距離。”武夷山市委書記郭躍進說,“武夷山文化底蘊深厚,茶文化豐富,旅游產業的發展要從傳統的自然觀光旅游向休閑、養生、度假、文化、會展旅游轉變,在豐富旅游產品,提升旅游產業素質方面取得新突破。”

“以往武夷山旅游的思路就是‘一山一水一壺茶’,登天游峰、到九曲溪漂流、再看一看大紅袍母樹,2天的時間就把武夷山逛完了。現在我們正在發掘新的景點,設計新的主題旅游線路,規劃森林養生基地、療養基地等,開發武夷山特色養生菜肴。”季和賓說,“靠山吃山的思路有了根本性的轉變,原來消耗的是森林資源,現在要把良好生態用足用好。”

“在開發中注重保護,是武夷山發展旅游一個必須遵守的原則。”武夷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主任陳先珍說。1999年和2002年,管委會先后投入近6億元將景區內1200多戶村民遷出,設立環保觀光車,并加強環境監測。

“提升旅游產業,走出一條有特色的山地經濟路子,就要進一步提升交通的便捷性。目前武夷山交通仍然不夠完善。”武夷山市市長胡書仁說,“我們面臨著高速鐵路、高速公路、新興發展區域建設和被認定為原中央蘇區縣等重大歷史性機遇,正迎來一個大發展、大跨越、大變化的歷史時期。”

目前,武夷山民用機場二期擴建工程正準備實施;橫貫武夷山的橫南鐵路正在進行電氣化改造工程;穿越武夷山市的寧德—上饒高速公路已開工建設;雙線時速達300多公里的京福高速鐵路于2009年年底開工建設;杭廣高速鐵路正在規劃中……

振興茶產業

讓大紅袍“紅”起來

將山水風光和茶產業捆綁營銷,以茶促旅,以旅帶茶,武夷山茶產業紅紅火火!從傳統的茶葉到茶飲料、茶食品、茶枕等一系列高附加值產品,一個綠色、環保的茶產業集群正在形成

采訪前,先坐下泡上一壺茶,聊什么話題都伴著淡淡茶香……在茶文化藝術之鄉武夷山,采訪顯得另有一番韻味。

大紅袍是武夷山一張響當當的金名片,也是我國十大名茶之一。然而3年多前,武夷山的茶產業并不那么紅火。2006年春茶上市時,茶青一公斤只賣1.2元,一畝茶園只能采一二百公斤茶青。“當時武夷山的茶產業是分散式家庭生產,規模小,技術落后,茶農不了解市場信息。”武夷山市發改局局長林明生說。

怎么讓大紅袍真正“紅”起來,讓武夷山特有的茶葉資源成為帶動經濟發展的引擎?2006年,武夷山市下決心把茶產業作為支柱產業來抓,成立茶葉產業領導小組,設立茶業局,制定《茶產業發展三年規劃》,全面分析了全市茶產業發展的優勢和薄弱環節,從增加面積、擴大規模、提升質量、提高附加值等13個環節提出了未來3年茶產業的發展規劃。一套壯大茶產業的組合拳開始出擊——

首先抓品牌,改變武夷巖茶“有名茶無名牌”的現狀。武夷山確立了主打大紅袍的品牌戰略。2007年10月8日,最后一次采制的母樹大紅袍茶葉送藏國家博物館,成為該館收藏的惟一現代茶葉,使大紅袍名氣大振。

其次抓品質,建立質量監管體系。要求企業嚴格按照標準生產,建立原材料可追溯臺賬,設立茶企質量檔案,產品茶上市前強制送質量監督部門檢驗合格后,才允許貼上武夷巖茶地理標志保護專用標志,同時制定扶持政策,鼓勵茶企創建綠色食品茶、有機茶基地。

&n

THE END

發佈留言